原创: 褚晓凡 杰纳健康在线

头痛止痛,越止越痛

王女士头痛10多年,以偏侧头痛为主,头痛时有畏声、畏光,活动后加重。每次头痛发作要持续2天左右,呈重度头痛,需要请假休息,严重影响了工作和生活。每个月头痛发作12-14次,头痛累计时间超过了15天。精神紧张,工作压力大可诱发头痛。其实王女士开始头痛时并不太严重,每个月仅发作1-2次,好心的同事告诉她吃去痛片管用,她就自己去药店买药吃,开始吃药不到1小时头痛就缓解。但随着头痛时间的延长,头痛发作次数也越来越多,头痛程度也越来越重,止痛药也就越来越不管用了。为什么越吃药头痛反而越重了?王女士怀疑自己是否得了脑瘤?故来我的门诊看病。

图1 为患者第一次就诊时的门诊病历

在详细询问了病史和查体后,我给病人下了“无先兆偏头痛”的诊断,因为病人每月至少口服止痛药物10余天以上,又给病人加上一个“药物过度使用性头痛”诊断。

因为患者长期使用止痛药物,对疼痛异常敏感。凡药店可以买到的止痛药她都使用过,而且使用的剂量比较大,继续进行止痛药物进行治疗,效果一定不会很好,药物过度使用性头痛治疗起来还是比较棘手。

头痛不止痛,头反而不痛了

因为病人每月头痛超过15天,符合慢性偏头痛的诊断标准,可以使用预防偏头痛的方法进行治疗。长期头痛的患者往往掺杂了紧张型头痛,我又给病人开了治疗紧张型头痛的药物。在我的处方中,没有给病人止痛药物。在给病人开了处方后,我叮嘱病人,这个方案不一定有效,如果头痛发作,难以忍受时,可以服用止痛药物,但要记录服用的次数和剂量。

20天后患者来复诊,她高兴的告诉我,头痛明显好转了。发作次数明显减少,头痛的程度也减轻了。尽管还在使用止痛药物,但20天只用了12片,而原来一个月至少要用36片以上的止痛药物。我告诉她要坚持服药,争取把止痛药全部停了。复诊回去后不到1个月,她就把止痛药物全部停了。虽然偶尔头痛会发作,但头痛没有以前那么痛了。病人心情愉快,对战胜疾病充满信心。

图2 为患者复诊时的门诊纪录

什么是药物过度使用性头痛?

药物过度使用性头痛,顾名思义,是患者止痛药吃多了造成的头痛。

药物过度使用性头痛 (medication overuse headache,MOH) 是慢性头痛的一种形式,大量研究显示:MOH在世界范围内的发病率为0.9%~1.8%。在头痛诊所或三级头痛中心,尽管MOH不是一种威胁生命的疾病,但可成为一种慢性致残性疾病,对患者日常功能的影响远大于偏头痛。

药物过度使用性头痛是怎么得的?

当人们在遭受头痛折磨的时候,“赶紧吃点止痛药” 可能是很多人的第一反应,这样不但简单,省去了去医院看医生的麻烦,而且效果也不错。但事实上随着止痛药的使用次数的增多,头痛可能发作越来越频繁,头痛程度会加重,患者将会感觉更糟糕。

本人在为基层医生的讲座时,就有医生提出这样的质疑:“偏头痛既然止痛药简单而有效,为什么要去掌握复杂的预防和药物使用的方法呢?每次发作给一片“必理通”不就可以缓解头痛吗?”

沃里克大学医学院马丁·安德伍德教授说:“这最终进入一个恶性循环,你的头更痛,所以你就吃更多的止痛药,而止痛药又使头痛再度加重,结果情况就变得越来越糟。”

头痛需要看医生,科学使用止痛药

头痛分为“原发性头痛”和“继发性头痛”,只有专科医生才能区分这两类头痛。“原发性头痛”又分为“偏头痛”“紧张型头痛”“三叉自主神经性头痛”“其他原发性头痛”。每种原发性头痛又根据发作时间、发作频率、发作程度、给予不同的预防和治疗方法,绝不是头痛使用止痛药那么简单的事情。

另外,长期使用非甾体止痛药(必理通等)可以直接作用于胃肠道,破坏胃肠道黏膜,严重者可以出现胃出血。有的非甾体类止痛药(比如塞来昔布),没有胃肠道的反应,但它的副作用是增加心脑血管病的发病风险。此外,对乙酰氨基酚类药物(必理通),对肝脏也有一定的毒性。

通过本例患者的治疗,我们深刻的体会到:1、头痛时应在头痛医生指导下使用止痛药,不要自作主张的使用; 2、对于发作频繁、头痛较重、明显影响生活和工作的患者,争取采用预防措施,减少头痛的发作频率。3、长期头痛患者往往是混合性头痛,不但患有“偏头痛”,而且还可能伴有紧张型头痛,同时存在心理方面的因素,所以在诊断时一定要全面考虑,综合治疗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

专家简介

褚晓凡教授

暨南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神经内科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兼任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顾问医师。深圳市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深圳市高层次地方级领军人才。

擅长:脑血管疾病、头痛与头晕、重症肌无力、癫痫、帕金森氏病、周围神经疾病的诊断与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