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猪年春晚,观众总规模超过11亿,满意度超过96%,你也看了吗?

在网上看到这届春晚一个普遍的评价却是:虽然没什么糟点,却也找不到什么亮点。

然而回望30年前的那场春晚,那时候的舞台,相比于今天虽然显得简陋,却让人无比怀念,而最让人怀念的就是他——陈佩斯。

在春节前,“陈佩斯要重回春晚”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甚至有媒体还像模像样的贴出了节目名称《猪联璧合》 ,看起来真的不能再真。

大家都在猜,从1998年退出春晚至今正好整整20年的陈佩斯,终于向春晚低头了。

不过很可惜,并没有。

前一阵,陈佩斯的儿子在网上回应称,老爷子在准备话剧,没什么时间上春晚。

尽管如此,还是有网友在下面评论——

“我多么希望你爸能回来上春晚。”

我知道,陈佩斯重回春晚的消息,是假。

大家心里想念那个“陈小二”,是真。

陈佩斯,1954年出生在吉林长春。

他的爸爸陈强,是当时一位表演艺术家。他的哥哥出生的时候,爸爸正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演出。所以就把哥哥取名为“布达”。而4年以后出生的陈佩斯,也就顺理成章的用了剩下的两个字,取名为“佩斯”。

陈佩斯从小,骨子里就已经透露出一阵叛逆的因子,也是最令老师最头疼的小孩。成绩也没有让人失望的常年稳居全班倒数第一。

有时候晓晓爱美食在学校闯了祸,回到家免不了父亲陈强的一顿揍。但即使陈佩斯被父亲打得鼻青脸肿,他依然对父亲非常崇拜。

因为在当时,陈强的名气不小,因饰演“黄世仁”和“南霸天”这两个角色而出名,还曾经是“中国二十二大明星”。“百花奖”还将其单设最佳男配角这个奖项。

好景不长,当时陈强就因为“好人怎么可能把反派演得这么坏”,被抓进了牛棚批斗。一夜之间,从万人敬仰的大明星,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坏人”。陈佩斯后来回忆到,那时候,每一次父亲从批斗场回来,都被打的皮肉模糊,白衬衫都被血染得鲜红。

陈佩斯看着父亲的经历,让他不由得对荣誉名声这类事物特别排斥,他说过:“所以你想,这种荣誉,这种名誉,有什么价值?我从心里头对它非常厌恶。”

祸不单行,陈佩斯在北京师范大学附中读了3年。因为父亲被打成右派,当时15岁的他也被下放到内蒙古建设兵团。这也成为了他日后人生道路选择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陈佩斯的妻子曾说:“他在兵团真正接触到了贫困百姓,使他骨子里产生了一种平民意识。”

因为在内蒙古建设兵团的这段时间,陈佩斯从来没有吃过饱饭。那里的人也大多数是来自贫民阶级,是真正的平民百姓。不管你之前是艺术世家,还是达官贵人,在那里都是一样的,没有人会把你当回事。

所以,年少时候的陈佩斯,虽然顽皮经常挨揍,但是至少是衣食无忧的。而在兵团的这一段日子,让他深刻地认识到,人不是生来就平等的。

也正是在剧团的这一段经历,让陈佩斯所演的小人物如此传神,得到观众的共鸣。

后来,父亲为了能让儿子混口饭吃,也想让他演戏。但是因为陈佩斯的样子不出众,很难登上大雅之堂。他一连报考了北京军区文工团、总政歌舞团都双双落选。

后来,当初在电影《白毛女》里面出演喜儿的演员田华,知道了陈佩斯的事情。正好那个时候八一电影制片厂正在招收新学员。于是19岁的陈佩斯,就这样成为了一名演员。

期初,缺少经验和长相不太出众,让陈佩斯吃了不少苦头。一直都是演一些跑龙套的角色。

尽管如此,他依然很下功夫,努力提升自己演技的同时,还经常想着怎么样能给自己加戏,让大家看到即使是跑龙套的他。

他的用心也没有被白费。在一次演出当中,他本来只是一个跑场的匪兵。因为自己的花了一点“小心思”,让这个匪兵增加了几分钟的戏份。

话剧《万水千山》的编剧曾经这样评价陈佩斯:“当时陈佩斯就表现得与众不同,一讲起笑话,无论语言上还是动作上,总是比别人可乐,有把人逗笑的天赋。”也可以说,陈佩斯的喜剧天赋,就是与生俱来的。

1979年,父亲陈强带着陈佩斯,父子两人一同主演了电影《瞧这一家子》。到现在我还记得陈佩斯认认真真念着“如火如茶”的样子。

在文革刚刚结束的年代,《瞧这一家子》成为了十年浩劫以后的第一部喜剧。之前备受磨难的陈强,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欢乐。而且他也发现了隐藏在儿子身上的喜剧天赋。所以就和儿子一起完成了这部电影。

在拍摄的过程中,陈强经常在摄影机后面观察儿子的表演。一觉得不满意就会上前直到。他演一遍,陈佩斯就跟着演一遍。

而陈佩斯自己的私下也花费了很多功夫,“恶补”演技。在他宿舍的墙上,满满的贴着人物分析。他把自己所有的需要的动作、语言、神态表达...全部都写在上面。

《瞧这一家子》的导演王好为也称赞陈佩斯:“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演员像他这么用功。”

陈强和陈佩斯对这部电影付出的努力也有白费。 《瞧这一家子》上映以后,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还拿了文化部优秀影片奖。

之后陈佩斯的演员之路,也算顺畅。

1981年,陈佩斯参与演出电影《法庭内外》,获文化部优秀影片奖。1982年,陈佩斯在电影《夕照街》中饰演喜剧角色二子,形成了中国第一个喜剧系列电影“二子系列”。

但是真正让陈佩斯走近观众心里的,还是因为小品《吃面条》。

《吃面条》本来只是在八一厂的时候,为了和观众互动,陈佩斯和搭档朱时茂两个人捣鼓出来的小短剧。只是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无论去到哪里都获得了一大票观众的喜爱。甚至红到了当时春晚导演黄一鹤的耳边。

黄一鹤亲自找到他潘爱国们两个,希望能将《吃面条》送上春晚。

虽然送审的时候,只要是在场看到《吃面条》的人都会笑的喘不过气。但是毕竟春晚的舞台不是那么儿戏的。为了逗笑而笑的一个节目。谁都没有办法保证能不能在春晚上直播。

这来来去去,一直到春米折网天天特价晚当天傍晚,《吃面条》能不能上都还没有个定论。黄一鹤对他们两个说:“你们上吧,出了事我来负责。但你们记好了,千万别说错话,要是出了重大侧田为什么戴帽子事故,我就惨了。”据陈佩斯回忆,当时候黄导说这番话的时候,是多么的悲壮。

还好,这“放手一日本少女电影搏”获得巨大的魔线第一人成功。

1984年,第一次登上春晚的陈佩斯和朱时茂,在当时几乎人人都看春晚的年代,给全中国的观众留下了“喜剧人”的烙印,直到现在都难以消除。而《吃面条》也成为了春晚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品。

从那一年开始,一直到1998年,接下来在陈佩斯11年的春晚生涯里,一路开挂,贡献了无数“难以超越”的经典演技。

1989年春晚,《胡椒面》里吃馄饨,一看就是真被烫过。

看着这幅图,耳边有没有想起魔性的卖羊肉串声音?

1991年春晚,《警察与小偷》里把演技精确到每个表情。

这一幕幕,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

当然,最经典的还是1990年春晚《主角与配角》,里面那个吊儿郎当的假八路。“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曾经是多少人的接头暗号。

“无齿拉链袋浓眉大眼”的梗,今天我们在谁出乎意料的人设崩塌时,一样拿出来用。

(这可能是春晚历史上第一个敢光着上身的形象)

他就硬生生凭借这些小人物,对社会上一些不公正的现象进行辛辣的讽刺。

对比现在的很多作品,既不耍屎尿屁的梗,也不玩廉价催泪煽情,既不堆砌老段子流行语,也不刻意讨好主旋律,既不媚俗也不媚雅。

不得不说一句,高级。

然而戏剧性的是,在《主角与配角》里,陈佩斯有一句台词预言了自己今后的舞台生涯。

“你常健鸿管得了我,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啊?”一语成谶。

后面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1999年初,央视在未经著作权人许可的情况下,在出版的VCD里面,用了陈佩斯和朱时茂表演的《吃面条》《拍电影》《警察与小偷》等小品。

陈佩斯坚持把央视告上了法庭,最终央视败诉,陈佩斯拿到了16余万元的侵追你好辛苦权赔偿金。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起正常官司经一些媒体夸大报道后,被演绎成沸沸扬扬的“央视封杀风波”,直接导致原被告双方矛盾激化。

几乎在一夜之间,他再也接不到任何与广电系统有关的演出邀请。

没了演出收入维系,影视公司也只能宣布倒闭。

那时,陈佩斯的女儿小学一年级下学期报名的时间,陈佩斯赋闲在家缪蕾视频,主动带着女儿去报名。

报名费280块,陈佩斯掏遍口袋,身上只有147块钱。

尴尬之余只能默默地背着女儿回家去找妻子拿钱。

连女儿的学费都掏不出,陈佩斯黯然泪下。他那阵儿彻底绝望了,每天都喝得醉醺醺地回家。

后来的采访里,陈佩斯这样评价过当时的春晚——

接下来主持人问,你再看春晚的时候 ,还会再对它有感情吗?

陈佩斯说,没有,这是整个社会的疤。

其实,版权风波只是陈佩斯退出春晚的导火索。

陈佩斯和春晚最大的矛盾是“观念不和”,当年陈佩斯提出使用蒙太奇手法和高科技魔术还表演小品,力图求新求变,春晚导演不同意。

陈佩斯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说——

“春晚是五行健康操免费下载艘航空母舰,豪华、气派,但你要听从船长、大副、水手长每个人的命令,而我现在做的事就像一叶扁舟,虽然小,但却自由快活。”

一切都为了喜剧,死磕。

记者问他关于评奖制度的黑暗,他怒怼。

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我没拿这些奖,我从心里头对它非常地厌恶!

在小品里演尽小人物,胆小如鼠,耍赖犯浑。

在现实里不卑不亢不屈,不后退,不让步。

场上弯得腰,场下站得直。

妻子看在眼里,1999年的“五一”。陈佩斯和妻子王燕玲,开着一辆破旧的桑纳塔,去到了北京延庆县井庄镇西三叉村。

王燕玲拿着一份承包合同,指着一片荒山告诉陈佩斯:“一直没有告诉你,早在去年,我就用多年积攒的70余万私房钱承包了1万亩荒山,就是为今天留一条退路。我太了解你,演小品谁也比不了你,但开影视公少女地狱 三国之狼战天下 红花牛膝汤司你绝对操作不了,经营管理、商业化操作……所有这些你都不懂。”

听完妻子的话,陈佩斯站在寂静无人的山头上,忍不住泪流满面。

公司失败、春晚封杀,本已绝望,却不知深爱他的人早已为他留了一条后路。

两人隐居深山,辛勤耕作了两年。他们获得了30万的纯利润。

收到这笔钱的时候,王燕玲猜透了陈佩斯的心思。她把这30万和以前买荒山剩下的5万一起给了陈佩斯,让他拿着这笔钱去将影视陈慧琳弟弟制作公司重新开起来。

她让陈佩斯放心回去打拼,自己就在这里,保证有稳定的收入,万一再次遭遇滑铁卢杀手蒙娜,那他还有这个“大靠山”,不至于连饭都吃不起。

有了这个可靠的靠山,加上在山上的这两年,陈佩斯依然没有放弃,坚持钻研喜剧。

2001年,陈佩斯孤注一掷,开始排话剧。

陈佩斯的复出的这个话剧《托儿》,找的全部都是熟人:朱时茂、伍宇娟、郭凯敏、马羚。而话剧开头的这段话,仿佛也在回答观众对他的期待:“诸位都看过电视台的文艺晚会吧,场面那叫火,尤其是相声、小品演员往那儿一站,说了半天, 也没包袱,不可乐呀,可您看电视机里脉诊速记图卡的观众,笑得前仰后合,掌声跟下雨似的——那儿都有咱的人在领着呢……这就叫托儿!”

《托儿》一经演出,立即获得了巨大的反响。hunt707全国巡演近120场,直接营业收入,将近一千万。还创下了话剧界无法超越的神话。

之后的《亲戚朋友好算账》,一年内演出近60场,观众8万人次;还有他自编自导自演的《阳台》,演了二百余场,20余万人见证了陈佩斯那令人钦佩的喜剧魅力。

与陈佩斯获得的成功相比,他的生活可以说是相当简朴。

他最爱的食物是面条,能天天吃都不腻。因为节目录制一般只拍上半身,所以上节目的时候他的症状只穿上半身,下面永远是粗布裤子和一双布鞋。

他住的地方是乡下的一个普通的院子,开的也不是什么贵车,连手机都很少用。有一次花钱买了一张很贵的床,但是睡了几天,腰疼。就换回了硬板床。

他同时也是一个十足的孝子。父亲的一世姐妹情晚年,几乎每一天都是陈佩斯给他洗澡。要是晚上能在九点半前结束行程,也一定会去看看父亲。

北京台春晚导演段嵘说陈佩斯:“一个孝子一定是个好人。”

如今已经65岁的他,依然在为热爱的喜剧事业做贡献。只要站在舞台上,他就永远都是充满热忱和激情。

为了能更好地将喜剧延续下去,2012年陈佩斯成了喜剧表演培训学院“大道”。据他而言,“我希望这是一条走得通、说得清、道得明,可以坦坦荡荡地走下去的路。”

有人说,陈佩斯是孤独的。是那种没有同行者的孤独,是那种不合时宜的孤独。

在电影盛行的时代,他选择了喜剧;在春晚相声多杰雄天流行的时候,他选择了小品;在话剧无人问津的时代,他搞了一出《托儿》。

而他自己却认为,他只是一直在为“小人物”发声。“尽管自己改变不了小人物的宿命,但他们比那些大人物更需要笑声。”这个也是他一直坚持的信念。

//////////

陈佩斯今年已经65岁了,重回春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每年都会有人传,依旧有人信。

放不下的,是对他的一种期待。

因为在这个时代,是他让我们看见,仍然有人为理想而活,活得干净而硬气。

来源:综合新闻哥、mncc77一日一度、妖星潘多拉Li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