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说的这部名垂青史的动漫电影,名字叫做《狮子王》。

《狮子王》这部电影的故事其实很简单,讲述的是一个小狮子因为父亲被其叔叔杀死而复仇并继承父亲成为森林之王的故事,这里面有曲折,有悲伤,有爱情也有友情,这是一部迪士尼的集大成之作,反映了2D时代大厂动画的核心面貌

这个核心面貌就是爱的母题演绎——从最开始的寓言故事演绎,再到半借鉴半改编,最后到了《狮子王》这里都是如此。并且《狮子王》还首次公开表明(同时迪士尼也公开表明)该片从创作剧本到人物设计,再到最后的成稿阶段,完完全全是原创,不掺一丝一毫的水分。

这个声明值得商榷,因为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仍有部分情节涉及到最敏感的抄袭字眼——一种没有体验通知版权方的剽窃行为,但毋庸置疑的是,《狮子王》确实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它将母题发挥到了极致,史诗感浓厚,且人物讨喜,令人印象深刻。

但究竟为什么这部动画影片如此令人震撼呢,我觉得还需要仔细的去看一下这部作品。

狮子王,LION KING

《狮子王》的大标题,突出了LION KING,犹如《海王》之于AQUAMAN,《指环王》之于The Lord Of The Rings,一来这种明明风格决定了片子的史诗性,并且还不仅仅是史诗,往细了说,它是一部个人史诗——一个人创造了一个时代,或者这个时代属于主角,《狮子王》的故事,就是以此为基础展现的。

我们看到了数以万计的动物们臣服于狮子王的脚下,即使是作为狮子王木法沙的儿子辛巴,也被万物所敬仰,成为了命中注定将被选为王的继承人的角色,这样对角色史诗化的定义颇具仪式感,如同新生儿受洗时的仪式,每一步都是上帝在将福音传递于婴儿,仪式感的强化,也让开场的辛巴成为了镜头中的焦点,无数次被高高举起又被放下,配以迪士尼独特的说唱风,演绎着一场史诗大戏开场前的序幕。

是的,这只是序幕,核心在于变化,而这样的场景中没有变化,只有烘托,无论是敬仰还是仇视,都是极为脸谱化的,作为本片的唯一一个主要反派角色:刀疤。其本身的样貌和语气都经过调整,一出场便透露着阴暗和邪恶,这样的人物设定是该片商业化的如此成功的关键所在。

人们需要从头到尾表现一致的角色来让自己投入情感,倘若好人突然变成坏人或者坏人反而成为好人,在一部仅仅九十分钟的电影里,不仅仅不符合逻辑,而且影响整体节奏,电影的时长不允许这样的转变出现,所以脸谱化的角色设计非常符合剧情进度。

从整体上来看,这是一部我们如今来看见怪不怪的美式个人英雄主义电影,从落魄的英雄初期到走向高潮的并让英雄得以成为英雄,狮子王这个符号非常符合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倡导的大众文化,这种符号具有外延性。

一方面这个符号的内涵在于强调小狮子辛巴如何为父亲复仇并夺回属于自己的权力的过程,其中强调了成长的重要性,另一方面,这种符号也同样适用于电影外的某些方面,例如孩子和父母的关系,朋友的关系以及个人与智者之间的关系,这里的智者是代表的在孩子成长过程中(这里孩子并不局限于年龄)所遇到的引路人,他们了解他的烦恼和痛苦,并帮助他们去克服。

所以,狮子王这个符号,简单地理解,就是代表了成长。人们在看完这样一部电影之后回到家,最能影响他们的,也是关于「成长」桥段。

他们会提到小狮子辛巴的鲁莽和不谨慎,暗示着对身边大人或孩子调皮或粗心大意的不满意;也会提到辛巴遇到了丁满和澎澎这对活宝后发生的友情故事,暗示友情在于支持和理解;最终也会谈论到辛巴和叔叔刀疤的决斗上,暗示守护家庭和亲人的重要性,让孩子学会爱。

归根结底,《狮子王》的成功来自于对现实生活中成长话题的深度探讨,不同于早期迪士尼动画的童话还原,本片原创故事的开放性和独特性更加显著,人物也更深刻。

但是你可能不知道,这部电影的一些想法,其实并不是原创的。

不该被称为原创的原创

《狮子王》涉嫌抄袭的版权方,是一部名字叫做《森林大帝》的漫画。

《森林大帝》于1950年出版,讲的是一只名叫雷欧的白色狮子成为森林大帝的故事,和《狮子王》一样的故事题材,也同样更加偏向于年轻人群体。

但是这个故事虽然讲的是雷欧的故事,其实内核仍然是讽刺人类的。

《森林大帝》漫画的作者是手冢治虫,其作品也多以讽刺和隐喻为主,我们所熟知的《阿童木》系列,天马博士的儿子飞雄因为交通事故而丧失性命,最终使得天马博士早就出了「阿童木」——和儿子飞雄长的一模一样的战斗机器人。手冢治虫对隔代间的情感隔阂大概感同身受,在电影《大都会》里,同样由父亲角色雷德公爵创造的机器人蒂玛与其养子洛克的关系因为雷德公爵本人而产生不少次微妙的变化,最终结局里也是洛克出手拯救了雷德公爵,避开了蒂玛的攻击。

在上面两部作品里,手冢想要探讨人和机器人的关系,由父子关系引发出的信任危机和情感危机,是这两部漫画的母题,而《森林大帝》则是在讲人与自然的关系,或者说是人与原始世界的关系——手冢的另一部《三目神童》讲的是一个灭绝的文明古国遗孤和当下世界的关系,这种关系着眼于科技进步所带来的成就以及跟随而来的问题——人类在一点点的改变世界,同时也在毁灭自己。

所以《森林大帝》的母题,正如《三目童子》一样,强调毁灭,而不是复苏。

手冢的悲观主义,正如其作品所展现的一样,充满了对世界的各种控诉和不解,一方面有些人在拯救大自然,另一方面大部分人都在破坏生态,为了谋取利益而不择手段,在《森林大帝》中的小白狮子雷欧因为对人类世界充满好奇,而来带了人类的世界,然而看到的却是另一片风景,马戏团的大象们饱受磨难,老虎钻着火圈,没了兽中之王的样貌,一切浮华背后,是无尽的苦难和看不到底的深渊。

一种突破了禁锢却又发现自己身处另一个牢笼的绝望感。

在吉卜力出版的作品《平成狸合战》里面,狸猫为了争取到栖息地而与工程开发商斗智斗勇,最终无力抵挡时代的变迁,只能通过幻术变成人形勉强度日,在这样的时代里,除了人类本身,任何动物和植物都存在着灭绝的风险,这是一个人类至上的时代,也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年代。

但是这样的主题表现在少年题材的漫画中,未免还是过于沉重。

所以更倾向于合家欢题材的《狮子王》选择了成长,而没有选择针砭时弊。在整部《狮子王》里,你看不到人类的身影,也找不到机器的踪迹——这是属于动物的史诗,属于辛巴的史诗,在商业题材的电影里,也不允许出现太过负面的情感出现。

但是你却又不能把它当做一部纯粹的动物电影,因为这些动物都是披着兽皮的人类,无论是方式还是观念上,都是拟人化的,你可以将他作为一个提喻来解读,一个具有动物符号的人类,每一个角色都代表了一种人物,这也是这些动物出现的原因所在,正因为他们的拟人化性格处理,才使得人们喜欢上它们。

如果不是因为两者在形式上的雷同的话,我倒是挺想就这两部作品作为日本和美国主流意识形态在表现形式上的差异性来分析。

一类是讽刺和反思同步进行的日式悲剧,另一类是合家欢形式的迪士尼经典成长类喜剧动画,你喜欢哪一个呢?

写在后边

没有人会为这种错误负责的,并且作为《森林大帝》的制片方也知道要想在版权争议上取得优势所花费的资金难以想象,妥协、退让只是无奈之举,这个世界多的不是正义没有得到伸张,而是胜利的一方往往被视为正义的一方,在虚伪的背后,隐藏的是庞大的金钱工厂,你所以为的正义,未必是正义。

手冢治虫的成就,从如今看来已经渐渐消逝了,当年手捧着《三目神童》,因其蕴含的哲学思想和ZZ讽刺而惊喜不已,隐藏在手冢创造的精巧可爱的人物之后的,是无数包含生命哲思的故事和文化。

古文明为什么会消失,最终人类会走向哪里,自然在遭受怎样的入侵,宗教的产生和由来是什么诸如此类,这些问题有的存在答案,有的无从考证,但是总得有人提出问题,才会有人试着去解答,问答是一体化的,倘若没有人遇到问题,那么何来答案之说呢?

《狮子王》创造了动画界影史最佳的神话,但是却在其他方面抛弃了责任,《森林大帝》在等待前者的承认,但是始终没有等来,最终这场风波大概也如我们的记忆一样慢慢消失掉了。

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狮子王》这部电影,它或许足够优秀,但是一部电影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这种息息相关埋藏在生活的深处,是生活的一部分,你无法割舍掉的部分。

2019年2月9日是手冢治虫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的日子,他有太多的优秀作品留在世上,也包括这部《森林大帝》,希望最后能有一个好的结果,也希望人们能够记住这位大师,以及其所倡导的精神和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