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演义中,他武力仅次于李元霸,不过在正史上,他却是李世民极其爱惜的猛将,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位与李元霸齐名的悍将。话说大业9年(公元613年),齐郡的校阅场上,旌旗猎猎,战鼓隆隆。号称隋末第一悍将的齐郡通守张须陀正威风凛凛的坐在检阅台的中央,望着下面一群正在浑身发抖的新兵,这群新兵昨天还是群众,早上刚起床,牙还没刷呢,就被临时招募来成了军人了。

原来,那个穿着红罗锦背裆,长白山前知世郎叫王薄这个货正带领着数万人马恶狠狠的扑向齐郡,准备大捞一笔,好过上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的小康生活。

齐郡通守(注意这个官职,其实是个文职)张须陀受命征讨王薄。朝廷只给了张须陀平叛的命令,却没有给钱给人,张须陀不等不靠,就临时从齐郡当地招募了数千群众,就准备大干一场。

伟人列宁说过,让没有受过训练的农民群众上战场等于去送死。这个道理张须陀同志早在一千四百年前都懂,但是已经没有时间来训练这群农民同志了,知世郎王薄同志正在日夜兼程的赶来,等这群大爷学会立定稍息的时候,估计大伙的的脑袋都被当成球早被踢烂了。

非常时期就得有非常办法,张须陀认为只有派出一名猛将担任先锋官,首先挫败敌人的锐气,才能鼓舞自己的士气,以后的仗才好打。关键去哪找这个猛将兄呢?自己倒是不错的人选,但是老帅出马成何体统?

去哪找这个猛将呢?连自己都是临时抓差抓来的,何况下面这么一大帮哥们?老张灵机一动,咱们来个竞聘上岗,不信重赏之下没有勇夫?

重赏之下还真没有勇夫,张须陀在检阅台连喊了三次,下面操场纪律真好,楞没有一点声音发出。谁都知道这是个送死的活,一旦接下来,肯定是九死没有生,再好的赏赐也是便宜别人了,大家出奇的一致保持沉默。

就在张须陀同志对手下这帮吃瓜群众感到深深失望的时候,从自己身后传来一个响亮的霹雳:我愿担任先锋,如若不能破贼,请斩项上人头!此语掷地有声,张须陀非常高兴,终于有出头鸟了,一扭头看见了这鸟,脸色马上由晴转阴,比翻书还快,失望的说了句,你个小屁孩,盔甲都未必穿的动,谈什么打仗呢?井里蛤蟆口气不小。

还别说,这个出头鸟还真是个孩子,当年只有十四岁,虽说担任张须陀的警卫员已经有一段日子了,但日常工作也就是为领导打打洗脸水,也没让他担当过更重要的角色,就更别说独立执行任务了。

这个出头鸟脾气非常大,一听领导满嘴的不屑,大怒,不就是嫌我是小孩,力气小,披不动甲胄吗?倒要让你看看,小孩难道力气就要小吗?只见这个小屁孩自己动手,往身上披了两副盔甲,挂了两壶羽箭,抄起一根长槊,跃身上马(请注意这个跃字,隋唐骑兵为具装骑兵,一副明光铠少说也有三十斤往上,在加上其它装备,一般骑兵战士披一副盔甲上马都需要人帮忙,更别说两副了。)围着校场一边舞抢,一边策马奔腾,整整跑了两圈,来到张须陀面前,跃身下马,面不改色、气不发喘。张领导的脸不光由阴转晴,而且是阳光灿烂了。

这个出头鸟小孩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隋唐英雄,鼎鼎大名的罗士信。《说唐》里面的冷面银枪俏罗成的原型就是罗士信。而历史真实的罗士信比艺术加工出来的罗成更厉害,更勇猛无敌。

让我们看看十四岁的少年英雄罗士信的具体表现吧。潍水,知世郎同志的数万大军刚刚列阵完毕,罗士信同志就单枪匹马冲了进来,眨眼间,前排的数名弟兄还没做出反应,就被穿成了冰糖葫芦。这时有个领导骑马迎了上来,还没来得及张口问一下天气情况,脑袋和身体就分离了,一刀两段,脑袋高高的抛向了空中,然后落下,然后就被长槊迎空刺中。罗士信举着脑袋在敌阵前跑来跑去,就像检阅一样,吓得这些跟着知世郎混的兄弟们脸色刷白,腿肚子直打颤。

张须陀一看,时机大好,立马带着手下就扑了上来。如果说罗士信是勾魂无常的话,那么张须陀就是阎罗王了。叛军弟兄们本身被知世郎忽悠来吃牛羊的,现在别说吃牛羊了,连吃饭的家伙都要保不住了,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大家一声喊,王薄带头跑,兵败如山倒,你跑我也跑,转眼间,数万大军云消烟灭。

每次战斗结束,别人都是拿脑袋报功,罗士信和别人不一样,总是在腰里别个小口袋,报功的时候,掂着口袋往外倒,里面装的不是脑袋。是鼻子,斩首太多,都是脑袋的话,太多太重,没法拿,还是割鼻子方便。

大业十年(614年),涿郡卢明月带领十万叛军来到祝阿,张须陀率一万军进击。两军对峙十余日,张须陀粮尽,众将都劝张须陀赶紧退兵,避免被卢明月消灭掉,君子报仇,等吃饱肚子时再说。

作为领导,张须陀高瞻远瞩,深谋远虑,这样对将士道:“贼军见我退兵,一定会来追击,如果能偷袭贼军,必能大胜。但是这是很危险,谁能前往?”众将脸都吓白了,吃都吃不饱,哪有力气去打仗?都不敢前往,只有罗士信和据说是他表哥的秦叔宝请战。

按照预订计划,张须陀首先让罗士信二人各率千人埋伏在芦苇丛中。然后张须陀弃营撤退,一路上还扔了不少破衣烂衫,唯恐卢明月迷路。卢明月一看,嗬,被人传成神话的张须陀不过如此。兄弟们,赶紧追,跑远了就追不上了,咱们就白来了,于是精锐出动追击张须陀。

罗士信和他表哥趁机率领伏兵突袭贼军大营,年轻力壮的都出去立功了,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看门的老大爷只好把门关好上锁,任谁敲门都不开。这难不住罗士信,这哥们徒手翻过大门,杀死看大门的,开了大门放进自己人。这哥俩又是杀人又是放火抢东西,搞得大营中一片大乱,三十多座营寨烟火漫天。卢明月一看老窝起火,也不追张须陀立功了,赶紧率部驰返大营,张须陀一个回马枪,在加上罗士信的两面夹击。打的卢明月仅率几百名骑兵逃走,老本都赔的一干二净。

每次作战,罗士信跟随张须陀先登陷阵,立功太多,皇帝杨广得知后,还专门派来了慰问团过来慰问,又让画工画下张须陀、罗士信战斗的场面,进献于长安朝廷。

大业十二年(616年),张须陀战死,罗士信又跟上另一个猛将裴仁基战斗。大业十三年(617年),罗士信随裴仁基归降李密,正式成为瓦岗寨成员,并担任总管。邙山战役,李密刚愎自用,再加上瓦岗内部分裂,导致大败。罗士信身中数箭,受伤被俘。

王世充早知道罗士信骁勇善战的威名,对他封赏深厚,还与他同吃同睡,想收买罗士信为自己卖命。王世充这货,是个典型的朝三暮四的小人,有一次,王世充的侄子王道询想买车,这也没啥稀奇的,官二代嘛,这货不要新的,偏偏看中罗士信的坐骑宝马,罗士信又偏偏不卖。王世充以权压人,竟将马夺去给了王道询,罗士信非常不爽,咋能跟上这货混呢?决定不再吊王世充。

机会来了,武德二年(619年),王世充命罗士信攻打谷州,罗士信趁机率部瓦岗一班降将投奔大唐。王世充派人追击,看见罗士信在后面压阵,没有一个敢上前,说是追击,更像是送行。李渊对罗士信的投奔十分高兴,激动地连夜派出慰问团去迎接罗士信等人的到来,又是给钱又是给官。罗士信投唐后担任陕州道行军总管,处于和王世充斗争第一线,从此王世充睡不着觉了,自己种的恶果了自己吃。

这年十月,罗士信乘夜进袭洛阳外城,纵火焚烧清化里,吓得王世充紧闭大门,连屁都不敢放。不久又攻破青城堡。武德三年(620年),罗士信率部跟随李世民东征洛阳,围攻慈涧,王世充之子王玄应前来救援。一打照面,王玄应就被罗士信刺落马下。罗士信攻取硖石堡、千金堡等要地,为灭王世充立下汗马功劳。武德四年,王世充投降,洛阳平定,罗士信因功被封为绛州总管、剡国公。

​武德五年(622年),李世民征讨刘黑闼,命王君廓戍守洺水城。罗士信率二百人入城,代替王君廓守城。 当时,天降大雪,刘黑闼昼夜攻城,唐军无法增援。八日后,洺水城破,罗士信被俘。面对刘黑闼的招降,刘黑闼是啥货色,罗士信宁死不屈,最终遭到杀害,年仅二十三岁。李世民得知后非常悲伤,以重金赎回他的遗体,将他安葬,谥号为勇,这足以表彰罗士信短暂辉煌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