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之道在于掌握心态,曾国藩颇得其中要义,在用人驭将方面堪称高手。就连向来对他不服气的左宗棠在他死后也说:“谋国之忠,知人之明,自愧不如元辅……”的确,曾国藩在用人方面确实有一套。

曾国藩驻军安庆时,有个亲戚因家计贫寒从湖南老家前来投奔。曾国藩见面后便询问乡里亲友的近况,这位亲戚答话不多,但简明扼要颇为中肯,受到曾的赏识,将要委任他做事。

曾国藩有个习惯,每日三餐都与众幕僚一起用餐。有一天,正在吃饭的时候,这位亲戚发现米饭中有秕粒(谷子),便把它挑了出来,这个举动被曾国藩看见,曾注视了他很久,没说什么。饭后,曾国藩很不高兴地支给他二十两银子,要他回家种地。这亲戚大惊失色,不知是什么原因,去求曾的表弟彭杏南问个究竟。

曾国藩说:“他吃饭还挑秕粒,平日既不是富豪,又未曾作客在外,是个种田的人,来此不过一月余,即有如此举动,我们乡下的人难道都是这样的吗?我怕他见异思迁,不成气候。”可见他体察入微,用人极严。

彭杏南为此求情说:“这件事算不了大过错,再给他一个机会试试吧!”曾平日里喜欢种植蔬菜,每天采摘鲜菜吃,于是就让这个亲戚主持菜园里的事。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亲戚格外小心谨慎,刻苦自勉,每天和雇工们寝室食与共,从早到晚,不肯休息片刻,将近一年,始终不渝。

这一切曾国藩都看在眼里,这才召见他,当着面讲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一番话说得那亲戚愧悔不已。此后,曾派他做别的事情,他都能勤奋从事,恪尽职守,后来终于从布衣扶摇直上,当了布政使。

有一个叫李金暘的将领,还不到30岁,勇敢绝伦,人们都说他是“跋扈将军”,绰号“冲天炮”,累建军功,升任副将。他统兵在江西与太平军作战,打了败仗,被困在太平军统治区,后来逃归军营。他的朋友张光照控告他通敌,他们二人被押到大营审讯。

曾国藩辨明李通敌的冤枉,判张光照诬告上司,先行正法。李得雪冤情,前往拜见,称赞大帅明见万里,感激涕零。不料曾国藩传令:李金暘虽未通敌,既打败仗,也有应得之罪,著以军法从事。曾即派亲兵把他绑在东门外处斩,李的冤枉既然已经昭雪,为什么还要杀他呢?

曾国藩说:“左宗棠等人都夸奖他大才可用,我若不能用,不如除了他,况且江西都纷纷说他通敌,我违背众论,杀了张光照,怎能不顺人心杀李金暘呢?”在他看来,自己不能用的人,也不能让别人用,非除掉不可,手段十分毒辣。

曾国藩很重视人才的培养和调教,他对李鸿章的教导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曾国藩在京城担任礼部侍郎的时候,就和李鸿章建立了师生关系。他常对人说“此子必将成为相辅之器。”但同时也认识到李鸿章的美中不足是年轻气盛,目中无人,需要善加调教。

李鸿章在安徽办理团练受挫后,投奔曾国藩。一日傍晚,曾国藩接到李鸿章求见的拜帖时,正在偏房洗脚,他有意要调教心高气傲的李鸿章,故意不去客厅见客,命人把李领到偏房相见。李很不高兴,见面时曾国藩还照样洗他的脚,没有站起来迎接,只是示意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就坐。

李见他如此冷淡无礼,不禁怒形于色,责问道:“门生远道而来,又在门房等了许久,老师怎么还在洗脚?”曾漫不经心地说:“你还不知道我的习惯吗?每晚洗脚浑身舒畅,还可延年益寿呢?”李见他还没有起身相迎之意,觉得受到了很大的侮辱,实在无法忍受,转身而去。

李鸿章走在路上正好遇见好友程学启,程对他说:“少荃啊少荃,你果然被你老师给看透了。”接着说明了来意,原来是曾国藩派他前来的。李对老师的用心良苦有了领悟,后悔刚才不该负气而出,便心悦诚服地跟程学启返回再拜见老师。

但他们到了衙门,只见曾国藩衣冠整齐,满面春风地站在门口等候,李鸿章急忙上前行礼。从此,李鸿章成了曾国藩的幕僚,二人常为军国大事彻夜长谈。不久,李鸿章独当重任,编练淮军救援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