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连续剧《康熙大帝》中有一个情节:少年康熙爱上了终日伺候在他身边的一位侍女,可是无论多情的皇帝如何表达爱慕之情,身为奴隶的侍女始终没答应。这个侍女名字叫苏麻喇姑,是孝庄太皇太后的贴身侍女。

实际上这段剧情跟历史事实一点不沾边,苏麻喇姑并不是电视剧里所说,是康熙的“姐姐”,她的年龄跟跟康熙的奶奶孝庄太后相仿,比康熙足足大了四十二岁,俩人之间不可能有爱情。

苏麻喇姑出身于贫苦蒙古族家庭,自幼没入科尔沁贝勒府为奴,负责伺候寨桑贝勒的二女儿布木布泰。这个布木布泰就是后来孝庄皇太后,苏麻喇姑作为布木布泰的陪嫁来到爱新觉罗家族。

苏麻喇姑

就是这样一位出生低贱的奴隶,她取得的殊荣却是一般人永远无法企及的。康熙皇帝视她为亲人,把皇十二子胤裪交由她抚养(皇室规定,嫔级别以下的女子没有抚养皇子的权利)。她去世后,身在西北的康熙皇帝下旨,让她的遗体多停留七日,等他回京见最后一面后再入殓。出殡那天,康熙要求所有在京的成年皇子都要出席葬礼。胤裪礼如孝子,一直住在殡宫,替她守灵、供饭诵经。丧期过后,康熙下旨,将苏麻喇姑的灵柩与孝庄太后的安置在一起。

苏麻喇姑之所以获得超越礼制的殊荣,与康熙皇帝对她深深的爱有很大关系,这种爱不是男女爱情,而是母子之爱。康熙八岁丧父,十岁丧母,加之幼年时出宫避痘,长期得不到母爱,用康熙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父母膝下,未得一日承欢”。那段时间,负责照顾康熙生活起居的就是苏麻喇姑,正是苏麻喇姑补充了康熙缺失的爱。康熙也常常以“额涅”(即母亲)称呼苏麻喇姑,足见他二人“母子情深”。

康熙与苏麻喇姑

除了照顾康熙的日常生活,苏麻喇姑还是康熙的启蒙老师。她本是蒙古人,不通满文,但陪嫁到爱新觉罗家族后,苏麻喇姑开始学习满语,聪慧且勤奋的她竟然很快精通满文,并写得一手好字。

如此苏麻喇姑一人扮演了三个角色,既是康熙的保姆,又是他的老师,还是他的“母亲”。事实上,苏麻喇姑后期还扮演了一个角色:家长。康熙子女众多,她把博大的爱,都体现在了康熙的这些子女身上,他们兄弟之间为了权位斗得你死我活,但无论他们怎么斗,到了苏麻喇姑这里就只有一个身份——孩子。苏麻喇姑病重的时候,斗得乌鸡眼似的胤祉、胤禛、胤禩等几位皇子,可以齐刷刷地同时出现在她的病榻前,那一刻他们才是血脉相同的兄弟。这一点,连身为父亲的康熙也无法做到。

作为一位仆人,对主人的爱是一件很难把握的事,爱少了显得生分,爱多了有“越位”的嫌疑。像苏麻喇姑那样,对皇帝一家爱得如此浓烈,又那么恰如其分,深得主人一家的尊敬,真是一个奇迹。

孝庄太后

除了爱,苏麻喇姑还是个能力出众的奇女子,她对皇室是有大功的。作为孝庄太后的得力助手,苏麻喇姑冒险帮她传递信息,协助顺治意外登基。多尔衮曾经一度野心膨胀,苏麻喇姑冒着杀身之祸往来于孝庄、顺治和多尔衮之间,最终促使多尔衮决定还是安心做一个辅政的“周公”,对清廷的政治稳定做出了巨大贡献。做这样的事,除了忠心,更需要勇气、胆魄和智慧,苏麻喇姑很出色。

另外,苏麻喇姑还擅长制服设计,清朝官员及宫廷人员的冠服厘定就有她的重要贡献。她结合了满、蒙、汉传统服饰的特点,并根据朝廷的要求,设计出了一整套冠服,并亲手制样。有人说,脱胎于清室女子的旗袍,就是苏麻喇姑设计的。

对苏麻喇姑来说,她对主人还有一个深入骨髓的忠诚和崇敬。孝庄之所以能视她如姐妹,最初就是因为苏麻喇姑的忠诚。后来苏麻喇姑在孝庄太后的影响下,开始礼佛。佛家的教义更强化了她对皇室的忠诚,以至于皇帝成了她心目中的“神”。在她病重的时候,御医给她开了药方,她全然不顾病危的警告,让皇子们给远在西北的康熙去信,说:只有皇帝赐的药才能救她的命!

苏麻喇姑

常理来说,“神”总有一种距离感,越亲近的人越难有“神”的认同感,苏麻喇姑竟然对自己从小抚养大的康熙皇帝有了神一样的崇敬。

这就是苏麻喇姑,一个集才能、忠诚和爱于一体的奴仆,一位主人视她为家人,她却没有恃宠而骄,始终“为主子念佛祈福”,以爱回报主人一家。

苏麻喇姑终生未嫁,康熙四十四年,93岁的她寿终正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