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两天你打开过D社的韩网绿野仙踪手抄报页面,或许会被焦点图给吓一跳。



黑白模糊的画面,藏匿在阴影中的人脸,还有几张涂画过的影印稿……看着特别渗人。

但如果你能读懂标题,会发现报道本身更惊人,因为我们似乎离某个真相又近了一步:

“'李美淑,你不知道吗?'张紫妍离世前最后的监控画面曝光。”



关于张紫妍,我之前写过一次最新的动态与张紫妍两三事

很多骇人听闻的遭遇虽然没有具体写出,但光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女演员在性压迫中绝望死去”这件事,就够让人心凉的了。

而李美淑,是谁?





喜欢看韩剧韩影的观众对李美淑应该不陌生:

裴勇俊那部《丑闻》里,她演那个教唆男主引诱贞洁女子的蛇蝎堂姐赵夫人。



《金钱之花》中,她是高官之女、豪门长媳、集团理事郑茉兰。



包括IU、林允儿、孔孝真以及张根硕、李栋旭、刘仁娜…… 这些在我国观众看来比较熟悉的明星也都跟李美淑有过合作。



作为一名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活跃,在85年前后就拿下百想青龙演技奖的资深前辈,在辈分礼数严谨的韩国演艺圈,李美淑应该是很多小演员们仰仗和信赖的典范才是。

况且她曾经和张紫妍同一家公司,也是the Contents Entertainment的签约艺人。



△到09年3月左右,the Contents官网的艺人栏里就只有李美淑和高小英了

事实上,在张紫妍的故事里,李美淑和她的经纪人刘长浩一直有出镜,在回顾时却很少被提及。



2009年3月7日,张紫妍在自己家中的楼梯栏杆上自缢身亡,警方初步判定其实因为抑郁症发作而寻了短见。

仅仅两天后,也就是3月9日,张紫妍的遗体在京畿youky优酷视频道某医院火化,骨灰随即被运往全罗北道的某墓地安葬。



遗体火化前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告别仪式,韩国F4、具惠善、金素恩等人都有出席。

仪式是在当天早上6点30分左右进行的,从现场图片看得出来,悼念环境相对潦草,还有大批媒体在旁蹲守。



其实这个时候,记者们儿子舔我关注的还是到场明星们的反应,因为遗书还没被公布。

在张紫妍葬礼结束后的3月10日,她的前经纪人刘长浩突然公开了一份文件,称她的死因没有那么简单。

这份号称有12页的“萨洛梅星人遗书”只被公开了第一页的内容,有“我只是一个软弱的新人演员,好想脱离现在这种痛苦的生活”这样的句子,还有张紫妍本人的签名落款及手印迟重瑞和富商妻子陈丽华做章。



这份文件的公开引发了民众的一系列猜想。

于是2009年3月13号,负责张紫妍自杀案的京畿道警局才传唤了持有遗书的刘长青春纪念册吉他谱浩来做调查。




也是那天晚上,KBS《9点新闻》首度公开了张虱康宁喜紫妍的遗书内容,当中提到了自己曾被经纪公司胁迫陪酒上床等阴暗经历……

当时刘长浩的说法是,这份文件说是张紫妍在自杀前交给自己的,但自己在她离去之后才发现这是一份遗书,于是将其转交给了张紫妍的家人。

KBS是通过其它途径拿到这份遗书的残骸,决定曝光的。



正是因为这份遗书的曝光,原本警方打算用“抑郁症发”来结案的张紫妍自杀一事被重新提上了侦查日程。

顺noerden着这个方向,警方调查了张紫妍的手机,掌握了6段通话录音,确认张紫妍曾被逼迫陪酒陪睡。



于是The Contents的老板金承勋成了大家怀疑的重点。



但是张紫妍的家人对遗书被公开这件事非常不满,他们直接把刘长浩给告了。

因为他们认为人死不能复生,再去追查真凶是谁也没有意义,而被侵害等事丧服妻实的推测不断被重点报道,只会让张紫妍在死后也背负污名。



此外,张紫妍的哥哥还觉得,那份遗书的语气生硬不自然,像是被谁逼着写下的。

而且刘长浩把遗书的原件和复印件都交给了张紫妍家人,张紫妍家人将这些东西都一烧而尽,那KBS那份到底又是从什么渠道拿到的?

综合种种疑点,张紫妍家属认定刘长浩曝光所谓遗书不是出于正义,而是出于自己的利益争斗私心。



而且还有一些圈内人佐证,说在张紫妍去世之前,刘长浩就把这份文件拿给一些人看过了,说那是遗书根本不准确,倒不村庄日记如说是威胁工具。



刚好也是3月13号,在刘长浩去警局接受调查的时候,远在日本的The Contents老板金承勋徐语舒也接受媒体采访,说自己是无辜的,一切都是刘长浩自导自演,要“公报私仇”。



但张紫妍手机录音的出现,和The Contents微妙内部结构的曝光,让金承勋辨无可辨。



2009年4月,韩国警方对金承勋下了逮捕令,并于6月在日本警方配合下将他抓捕归案。



现在去回顾十年前这场办案,会发现进程很不顺利:

金承勋被抓到只承认殴打和要挟,但拒不承认有性贿赂一事。



韩国警方还按照那份所谓遗书抓捕了一些嫌疑人,但都被检察机关判定“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只有金承勋和刘长浩是被起诉了的。

其中刘长浩的罪名是,涉嫌损毁金承勋的名誉。



而且这么告,还真的告成功了。

10年案件宣判的时候,金承勋和刘长浩都被判了一年…………………………



张紫妍去世后两年(2011),SBS电视台号称收到了其亲友寄来的50封、全长230多页的肾炎的早期症状,spare,南方姑娘遗书文件,并对此进行了曝光。

这次曝光的文件对所受压迫的描写更为具体生动,还有“即使我死了也要为我报仇”这样的话语,再次对韩国民众造成冲击,于是要求彻查此案、严惩侵害者的声浪渐起。



李美淑是什么时候出场的呢?

2012年或者更早。

有媒体曝光了李美淑和the Contents解约时的一些不愉快,还提到了她和比她小17岁的年下男的不正当的关系的事情。



这些新闻几乎没在中文网络世界发酵过,却在韩网引起了轩然大波,对李美淑的形象也造成了一定影响。

于是2012年6月,李美淑把参与报道的MBC跟Newsis两家记者,以及the Contents老板金承勋给告上法庭,说他们散布虚假信息,对自己名誉和生隆林山歌活造成极大影响。




然后就是当年7月10日,这位女士面带微笑出现在首尔瑞草警察所接受调查,新闻照片见报,又遭到了广泛批评。



当时李美淑方面坚决表示,绝对不会撤诉,一定要讨回公道。



但2013年2月左右撤回了对金某的起诉,随后金某以恐吓未遂、名誉损毁、诬告等罪名向警方报案,状告李美淑。



因为“恶魔的微笑”和出尔反尔的言行,韩国民众对李美淑的抵触情绪到达顶点,甚至要求几家电视台不要再雇佣她。

而李美淑则在13年12月12日出庭时表示自己完全不认识张紫妍。



谁料2014年,金承勋正式以李美淑涉嫌逼迫张紫妍写遗书,将她告上法庭。



金承勋在供词中称,李美淑在2009年1月无视与公司的协议,擅自与张紫妍的经纪人刘长浩成立的经纪公司签约。

李美淑的合约是到2009年12月的,根据合同规定,李美淑应支付高达3亿韩元的违约金。而李美淑为了不缴纳这笔违约金,与刘某一起强迫张紫妍写下了被金某利用进行性招待的虚假指控书。

金承勋认为,正是因为两人后来将文件泄露出去,对张紫妍的名誉造成影响,才酿成最后的人祸。



不过这个案件在2015年就被法院驳回,因为没什借尸乔子轩么实质性的证据。

金承勋当时提出上诉,却一直没什么后续。





直到D社在昨天公开了这段监控视频。



终于可以回到主线了,D社昨天的报道,它实质就是对金承勋当年上诉的佐证。



D社在报道中称,刘长浩于20王鼎郁馨08年自立门户开设了新的经纪公司,从the Contents挖走了李美淑和宋善美,张紫妍没有被挖角。

但李美淑和the Contents的合约是到2009年12月31日结束的,两家公司合约并行,活化钢怎么弄那一定要出问题。



此外李美淑婚内出轨,比自己小17岁的公关男秘恋也是不能被曝光的弯刀残魂把柄。

于是她和刘长浩合谋,让张紫妍写下指控金承勋的文件,企图一举扳倒金承勋。

当初李美淑说自己并不认识张紫妍,刘长浩也说自己对张紫妍的去意不明,但D社拿到的正好是2009年2月28日至3月2日,刘长浩住宅一楼大厅的监控录像,里面清清楚楚有张紫妍的出镜。



而且刘长浩送张紫妍下楼的画面里,手上有白色的文件样的东西,媒体认为这是她逼迫张紫妍写下遗书的实锤。



而且D社找了专家分析,认为张紫妍在文中频频使用敬语,盖手印还加身份证号,每页都有骑缝章,根本不像遗书的写法,更像是专业证词……



谁知张紫妍在写下这些文书后,李美淑转头就将这些东西公开给了名单上的PD……



D社还说拿到了09年3月7日凌晨3点多刘长浩的短信记录。

刘长浩给张紫妍发短信,要她把3狄加度月9号的时间空出来,带她去见一田茂国物联网个人,那个人也在恶魔名单上,没想到两小时后收到了张紫偶亦争容妍的死讯。

有人说这次事件让人觉得不寒而栗,没想到李美淑装了这么久,但仔细梳理一下,你会发现一切都有迹可循。

张紫妍的遭遇被双方当成了互相攻击的工具,没有人想过她的名誉和心理。

这才是最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