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格瓦拉同志

亡国之君的结局大都很不堪,很多人为了能活下去,不惜用自轻自贱的方式来乞怜求生,其行为令人鄙视。比如,太平天国的末代天王洪天贵福在被捕后,表现得便非常窝囊,不仅向清朝官员跪拜求生,还梦想着读书、考秀才并为清廷效力,但终究还是没有逃过一死。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洪天贵福。

洪天贵福是洪秀全的长子,母亲为赖莲英,在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降生于广东省花县。据太平天国官修史书记载,洪天贵福出生时有“万鸟来朝”(见《太平天日》),命中注定将会是一个大富大贵之人。洪天贵福原名洪天贵,不久又更名为洪贵福,最终定名为洪天贵福。

洪秀全与妻子赖莲英

洪天贵福年仅两岁时,洪秀全便在金田村举兵,并建号为太平天国。太平军自永安突围后,向北进入两湖地区,进而顺江东下进占南京并定鼎于此,由此完成进军江南的计划。洪秀全定鼎南京后,太平军的高层迅速变得腐化堕落起来,而年方4岁的洪天贵福也开始过上如天堂般的生活。

据洪天福贵自述,金田起兵之后他便被立为幼主,从6岁起便在干姑姑洪宣娇的教导下,学习《三字经》、《醒世文》、《太平救世诏》、《太平救世诰》等书,9岁时被赐予4位女童做“幼娘娘”,11岁时便以幼主名义发布诏旨,俨然成为洪秀全的接班人。

然而洪天贵福的生活看似极度幸福,但其实却有很多的无奈。按照法令,洪天贵福必须跟母亲隔绝往来,并且不能在南京城内随意走动,即使连进出宫门都被严格限制,活脱一个“温室”中长大的“高级囚徒”。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洪天贵福心智低下,毫无社会经验和生存能力。

洪秀全服毒自杀后,洪天贵福被扶立为幼天王

洪天贵福在南京城内享受多年的荣华富贵后,终于迎来命运的大转折。同治三年四月二十七日(1864年6月1日),面对着清军的重重包围,彻底绝望的洪秀全服毒自杀,天王之位遂由虚龄16岁的洪天贵福继承(“是月,洪秀全以金陵危急,服毒死...其子年十六,袭伪位。”见《清史稿·列传二百六十二》)。

年幼的洪天贵福毫无治国理政的才能,朝政大权交由其两位伯父-信王洪仁发、勇王洪仁达及幼西王萧有和、大臣沈桂等4人联合执掌,而兵权则交由忠王李秀成管理。然而在大敌当前之际,五人团队却矛盾重重,洪仁发、洪仁达甚至还在此期间聚敛钱财,如此行径,不灭亡岂有天理?

天京陷落后,洪天贵福仓皇逃窜

7月19日,就在洪天贵福即位还不到50天的时候,曾国荃指挥的湘军轰塌太平门城墙20余丈,然后蜂拥闯入南京。李秀成见无力回天,便于当天晚上护卫着洪天贵福,率千余人假扮清军突围,结果途中遭遇拦截,最终李秀成被俘,洪天贵福则侥幸脱逃。

洪天贵福逃出天京城后,被尊王刘庆汉等人护送至安徽广德,并与前来迎驾的干亡洪仁玕会合,继而被堵王黄文金迎入浙江湖州。此时,太平军余部尚有十二三万人,于是洪仁玕、黄文金等人决定进军江西,经与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会合后进军湖北,再联合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等部进占荆州、襄阳,意图谋夺陕西、北伐中原。

太平军余部在江西遭遇惨败,洪天贵福独自逃难

然而太平军进入江西境内后不久,便遭遇清军的连番阻击,连战连败、死伤惨重,当勉强行至石城境内的杨家牌时,残部已不足万人。同年10月9日夜,清军席宝田部突袭太平军,一举将其击溃,洪天贵福在逃亡时与洪仁玕等人走散,孤身一人在附近的山中避难。

数日后洪天贵福下山,到一户唐姓人家中避难,唐家的家主见其形迹可疑,便用甜言蜜语哄骗他,最终套出全部实情。很快,唐家向清军告密,洪天贵福被席宝田部俘获,并押解至南昌。经过南昌知府许本墉、江西巡抚沈葆桢的分别审讯,在确认洪天贵福的身份后,于1864年11月18日将其绑赴市曹,施以凌迟极刑。

沈葆桢在查明洪天贵福的身份后,将其处死

洪天贵福在临死前的表现让人鄙夷,他不仅在许、沈面前跪拜求生,还梦想着读书考秀才,为清朝效力,实在是的荒唐至极(洪天贵福临死前曾作诗一首,其中写道:“跟到长毛心难开,东飞西跑多险危。如今跟哥归家日,回去读书考秀才。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

史料来源:《太平天国史》、《清史稿》、《太平天日》、《天父天兄圣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