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历550余年浩劫,漫长而动荡,分裂而不安,却挤压出思想的智慧与人文的生机。

诸侯争霸、列国称雄,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危险的时代,却又一次又一次推动心智的迁移。

编年体,正形成于这样的历史背景中。

在中国史学上,算得上一个伟大的发明。

这看起来简单的关于年、月、日的纪事,却巧妙地抓住了时间的主线与空间的分布,使对历史的把控纵横交错,瞬息万变而不离其宗。史实的确定性与 历史的系统化,是它的两大最重要的贡献。

我国现存的第一部编年史,正是被人们误认为孔子所作的《春秋》!

(一)传奇性:《春秋》来历

据说,在鲁哀公十四年的时候,鲁西有一名猎户打着一只从未见过的独角怪兽,心里想着,这必定是个不祥之物,于是便将它扔掉。

这件事很快传到了孔子那里,他去一看,发现不妙,猎户竟然打死了一头瑞兽——麟。

据说孔子当时就流下泪来......

心知“道不行矣”......

这祥瑞之麟,原本只待圣王在世才来到人间,可这次竟在春秋战国这个衰颓动荡之世来了,岂不自讨苦吃,被猎户打死! 怎能不令人哀悲。

据说孔子受到此事的极大打击,便决意要修一部《春秋》,改变以往说教的做法,让人从具体的史事里受到启示与教训。

书九月而成。起于鲁隐公,止于“获麟”(既因此有感而作,亦是纪念之意)。

然而,这个令人颇为伤感的故事,却并非事实。

(二)《春秋》中的天罚、恩仇与德义

确定地讲,《春秋》是一部信史,它只是当时鲁国史官的一部旧文,孔子不曾掺手。

中国古代的朝廷大事,因为多在春秋二季举行,而各国又都有自己记录史事的《春秋》,故“春秋”之意,便成为古代记事史书的通称

可惜,流传下来的,就只有一部《鲁春秋》。

既然是信史,那就必定有关于当时天灾、自然、人事等众多细节的记载。

据说,其所记的鲁国日食,总计有三十次,与西方科学家推算的相合,实在令人惊叹。 而其记录灾异的文字,人们认为是上天的惩罚; 鬼怪故事,则是对人间恩仇的讽谕。 更为重要的是,其语含褒贬的“微言大义”,是明辨是非、分别善恶、提倡德义的标志。 一字之褒,比做王公贵族还要荣耀;一字之贬,比获罪遭戮还要耻辱!《鲁春秋》,正是孔子开门授徒的科目之一,意含惩戒,不言而喻。

西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京兆 杜陵(今陕西西安)人杜预,就曾作有《春秋序》,只用了两个字,就道破《春秋》语言文字的真谛:

杜预夜读图

言:

“其文缓,其旨远”。

缓,乃言文字之纡徐委婉; 远,乃言旨趣之深邃含蓄。

一个好的史笔,便如同今之好文笔,不仅是文化身份的象征,更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关系到家国荣辱、生命仕途。

征实、劝惩,是《春秋》的本旨; 辞令,微言,更是《春秋》的标签。

再回首,多少风流事? 歌已尽,史未休。

叙《春秋》,直可“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 , 摅写任心不逾的旷达、晓喻世情的隐忧。